标签: 克鲁伊夫

传奇故事之克鲁伊夫全攻全守的一代球圣

你看到的足球或许是瓜迪奥拉的传控制胜,空间和时间的完美融合;又或许是穆里尼奥那样,在转瞬的时光中,用防守反击给予致命一击。但是在足球历史中,“全攻全守”这四个字你可曾去仔细聆听过?克鲁伊夫这个名字,你可曾去详细了解过?“球圣”这个词,你又是否明白它线日,克鲁伊夫出生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一个贫民区。少年时代,克鲁伊夫骨瘦如柴,身体虚弱,尤其是双腿瘦得像两根火柴棍,有时到了春季还要光着脚丫子踢球。但可喜的是他动作灵巧,喜欢足球,从很小的时候就立志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在13 岁时,阿贾克斯少年队向他敞开了怀抱。1963 年,16岁的克鲁伊夫正式加盟阿贾克斯,成为职业球员。

1965年,一个影响了克鲁伊夫一生的人出现,他就是一代传奇教头米歇尔斯。3月24日,阿贾克斯任命米歇尔斯为主教练,全攻全守的概念逐渐融入阿贾克斯和克鲁伊夫的血液中。从1964年到1973年的9年红白生涯中,克鲁伊夫和阿贾克斯6夺联赛冠军,4捧荷兰杯。

克鲁伊夫左右脚都能射门,头球功夫也很了得,再加上速度惊人,动作隐蔽性强,头脑冷静,技术全面,尤其擅长远射、带球过人和强行突破射门,几乎无人能盯住他。克鲁伊夫最伟大的成就是在欧洲赛场,1968年,阿贾克斯在冠军杯中5:1大胜香克利统帅的利物浦,从1970年,克鲁伊夫开始步入他足球生涯的辉煌时期,以他为核心的阿贾克斯连续三次夺得欧冠冠军。20世纪70年代初的欧洲足坛,阿贾克斯成为最令人畏惧的力量,克鲁伊夫是他们的旗帜,他拥有出众的平衡、超凡的速度和惊人的控球能力,而更让人惊叹的是他的意识和视野,“全攻全守”要求队员时常换位,只有洞悉每位队友位置的克鲁伊夫,才能成为串联起全队的脊梁。就在克鲁伊夫在阿贾克 斯如日中天的时候,由于他高傲的性格引来了队友的不满,在一次队长选举中他落选了,便负气出走阿贾克斯。

教练生涯,克鲁伊夫取得的成就丝毫不逊于球员时代。他担任过阿贾克斯的技术总监,后来在巴萨当主教练,夺得1次欧洲杯冠军、1次优胜者杯冠军、2次西班牙甲级联赛冠军和1次西班牙国王杯冠军。

受克鲁伊夫影响最大的巴萨青训球员是瓜迪奥拉,他也是克鲁伊夫衣钵的继承人。至今,瓜迪奥拉都是当今足坛数一数二的名帅。

地方队生涯,1974 年是克鲁伊夫的全盛时期,在世界杯上,他身为荷兰队队长,带领球队获得了亚军。在这次世界杯中,克鲁伊夫的球技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克鲁伊夫率先示范的全攻全守战术给世界足坛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1978 年,荷兰队已经没有克鲁伊夫了,但他的影响仍在,荷兰队再次拿到世界杯亚军。

全攻全守,大开大合,这必然不会是足球战术的主旋律。克鲁伊夫没有拿到过世界杯冠军,荷兰队也从未捧起过大力神杯。没有世界杯冠军,这不能否认克鲁伊夫的伟大,时至今日,全攻全守战术的进步,依然对世界足坛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2016年3月24日,克鲁伊夫因病症离去,享年68岁。克鲁伊夫留给世界足球的财富,却永远不会退散。就像1974年荷兰队同瑞典队比赛中的那一幕,防守者尝试拦截他,然而他用一个轻盈的转身,像跳舞一样将对手甩在了相反的方向。

克鲁伊夫-足坛最伟大的大师之一

克鲁伊夫是第一个三次赢得金球奖的人,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他是一个比赛改变者,他是比赛中最有影响力的球员之一,甚至可以说改变了比赛本身,下面来让我们来看看约翰·克鲁伊夫的辉煌的职业生涯。

克鲁伊夫出道于阿贾克斯青年队,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加入了阿贾克斯青年队,但直到17岁才进入一线队,在他正式成为职业球员的第一年,球队由维克·白金汉管理。

虽然英国人是控球的支持者,但他在保持3223或w/m阵型的同时,让球员严守自己的位置,结果是很多球员都呆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够灵活。

但是,当白金汉被里努斯·米歇尔取代后,阿贾克斯进入全攻全守时代,这一打法的核心正是约翰·克鲁伊夫。

全攻全守足球是一种战术体系,当一名球员离开自己位置时,会立即有人顶上他的位置,以维持球队的结构。

球员在场上的位置是流动的,不是纸面上的,不讲位置,只讲空间,现在足球中边后卫插上助攻就是受它的影响。

那么克鲁伊夫的重要性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如果里努斯·米歇尔是幕后谋士的话,他会让球队做好准备,在球场外把这些价值观灌输给球员,而克鲁伊夫则是球场上的指挥家。

正如他所说,足球是由不同的元素组成的,技术、战术和耐力,有些人的技术比我好,有些人可能比我更健康,但最重要的是战术。

在大多数球员战术缺失的情况下,你可以把战术分为洞察力、信任和胆识,在4-3-3或1-3-3-3阵型中,克鲁伊夫可以控制球队的位置,并指导球员向何处移动以创造最大的空间。

正如他在阿贾克斯队友所回忆的,我们一直在讨论空间,克鲁伊夫总是告诉人们应该在哪里跑,他们应该站在哪里,什么时候他们不应该移动,都是关于空间和进入空间。

克鲁伊夫比其他人更了解足球系统,因此经常触发队友的行动,他用他的智慧来决定他能在什么地方造成最大的破坏,如果他发现了对手边后卫的弱点,他就会转移到边路,给对手的后防造成短暂的混乱。

在这里,他可以利用自己难以置信的近距离控球能力来突破防守球员,得到射门机会或内切。

克鲁伊夫转身的发明是这方面最著名的例子,但他也可以轻松地传中,只需轻轻一挥右脚。

他的传球范围几乎无人能及的,他能在任何一个位置上发挥他作为场上战术家的作用,在准确无误地发出精准的传球之前,经常可以看到他在那里指指点点,做着各种手势。

在很多方面,克鲁伊夫都是最完美的伪9号,他在荷兰俱乐部364场比赛中,打进266球,场均进球0.7个。总的来说,克鲁伊夫和他的队友一起获得了8次荷兰甲级联赛冠军,5次欧冠冠军。

在1971年、73年和74年,他三次加冕欧洲足球先生,在第74届世界杯上,他的全攻全守得到了充分的关注。

为了充分利用荷兰队现有的球员,并最大限度地发挥克鲁伊夫的潜力,里努斯·米歇尔斯被任命为本届世界杯的主教练,以便将他自由流畅的足球风格带入荷兰队。

他迅速地把424变成了433,以最大限度地扩大空间覆盖,当时队里虽良将如云,但14号再次脱颖而出。

和阿贾克斯一样,荷兰队用多变的位置变化迷惑了对手,而在这个时期,很多球队都采用人盯人防守战术,他们的这一策略让对手疲于奔命,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决赛。

克鲁伊夫再次成为比赛的核心人物,他开足马力,就像中场的一盏明灯指挥着比赛,在七场比赛中贡献了三次助攻并攻入三球。

在比赛中他创造了的机会最多,运球也最多,他不仅成为全明星队的一员,最终还赢得了金球奖。

事实上,很多人说是傲慢阻止荷兰赢得最终的胜利,比赛开始不久,克鲁伊夫从中场启动摆脱了贴身盯防他的福格茨,一路突入禁区,直接迫使赫内斯犯规,得到一粒点球。

在那之后,荷兰人似乎想要羞辱西德人,而不是去杀死比赛,在他们意识到这点之前,西德人已悄然将比分反超。

在克鲁伊夫转会巴塞罗那的前一个赛季,他成为了世界上身价最高的球员,他在加泰罗尼亚俱乐部的影响力一如既往。

那时的巴塞罗那已经14年没有获得西甲冠军了,但是在克鲁伊夫加入后的第一个赛季,便举起了奖杯。

他一次又一次地点燃了诺坎普的光芒,尤其令人难忘的是他那颗幽灵般的进球,队友传中,看似要直接出界,在克鲁伊夫转身腾空之前,球已经飞过头顶向远处的门柱上飘去,突然克鲁伊夫飞身而出,用右脚的脚后跟将球磕入球门,一粒大师级的进球诞生了。

克鲁伊夫从来都不是最强的,也不是最快的,但他证明了智慧可以统治比赛,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足球是用大脑和腿踢的,就像他说的,简单的足球是最美的,但踢简单的足球是最难的,所以记住要保持简单。

建议把之一去掉,没有克鲁伊夫,哪有巴萨的辉煌,哪有西班牙王超,哪有瓜迪奥拉,如果这些都没有,21世纪的足坛会是现在这样吗

克鲁伊夫的足球故事:你得学会在街头踢球

街头足球,作为一个男孩,克鲁伊夫已经爱上了他。据他的母亲内尔说,他的生活只围绕着这一件事。“小时候,我经常以为他在做作业,但是在我不注意的时候,他总会偷偷溜出去,用网球跟墙壁作着足球练习。虽然在他小时候,他不是最好的学生,但是我从来不会担心我这个最小的儿子,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从家里消失了,最终我总能够在运动场上找到他。”

这个来自阿姆斯特丹的年轻人,在街头上转身,小跑,闪转腾挪,在沙地上,草地上,坑坑洼洼的大街小巷里,不断地追逐着足球。

他的兄弟亨尼在谈到克鲁伊夫年轻时这些重要且富有决定性的岁月:“我们的对手更强,更大,我们必须能有办法,让我们在对抗中更加的得心应手,让头脑工作起来。在美丽的草坪上踢球你不会学到这一点,必须在困难的,肮脏的地面上踢球你才能够体会到这一切。约翰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如果你看到他在小时候如何带着球去躲避人群,去想办法达到目的,那么你会发现这与他成年时的踢球风格别无二致。”

在他的足球生涯结束之后,克鲁伊夫在几十年来一直都在为街头足球,俱乐部和足球协会之间的等级制度而争论不休。

在荷兰队本可以凭借着博格坎普,克鲁伊维特,斯塔姆,戴维斯和范德萨和德波尔兄弟等人的加入,向着世界杯或者欧洲冠军迈向的那些年,这些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但是这为之后的时间拉响了警钟。

据约翰·克鲁伊夫所说,他的这些坚强的性格品质,是在街上形成的。或者你在你的俱乐部里创造了同样的条件,这些条件十分适合丰富球员的精神世界。

过去的这一切,这一切都交给球员自己想办法去体现,去丰富,去形成。在我十五岁时我与十八岁的男孩一起踢球。

他们大声喊道:“还带,带XX。”当然,直到你运球过掉了两个人后,第三个人赶到将球拦下时,你才会听见他们讲话。

有时候,我们必须让自己服从,但永远不要放弃特殊的想法,那将会是你最大的财富。

但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出现了,克鲁伊夫说:“任何人只要冷静的分析,抛开所有的立场和所谓的重要性的心理负担,就会发现目前的顶级球员之间的素质分布并不均匀。如果球员的整体素质没有提高,那么属于他们的时代很快将会过去。我们需要为此做点什么。在以前那个时代,这些东西都是自然而然形成的,那些在街上踢球的人自然会形成特殊的品质,而现在街头足球已近快消失在时代进步的钢铁洪流中了,这似乎会彻底的变成一个时代的符号,这是一个理论的故事。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想给今天和未来的年轻人带来仍然能够在嬉戏中学习培养了几代人的街头足球文化,我们就必须结合现代工艺以最大限度的模仿街头足球。

他为阿贾克斯青年学院“De Toekomst”所做的克鲁伊夫计划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荷兰传奇巨星克鲁伊夫因癌症逝世 享年68岁

北京时间3月24日,BBC、天空体育等多家媒体同时发布了荷兰传奇球星克鲁伊夫因癌症去世的消息,他享年68岁。

凤凰体育讯 北京时间3月24日,BBC、天空体育等多家媒体同时发布了荷兰传奇球星克鲁伊夫因癌症去世的消息,享年68岁。

据BBC报道,“约翰-克鲁伊夫在经过与癌症的斗争后,在家人的陪伴下在巴塞罗那平静地离开了人世,享年68岁。”

去年10月,这位荷兰传奇巨星被确诊为患有肺癌。他在担任教练时一直有比较大的烟瘾,后来成功戒烟,除此之外,克鲁伊夫还曾有心脏病发作的历史。克鲁伊夫患肺癌的消息被曝光之后,荷兰传奇一直远离媒体安心养病,也传出过他的病情好转的消息,克鲁伊夫本人也对自己的病情很乐观。但最终,坏消息还是于今天传来。

克鲁伊夫是荷兰20世纪最佳球员,绰号“飞人”,曾经三次夺得欧洲足球先生(1971、1973、1974)。他是荷兰全攻全守足球的代表人物,是巴萨的传奇球星也是足以载入史册的功勋名帅,也是巴萨王朝的缔造者,如今的拉玛西亚青训营也由他力主创建。

克鲁伊夫早在1978年就退出了荷兰国家队,他曾随荷兰队杀进1974年的世界杯决赛,但却与冠军无缘,这也是他足球生涯最大的遗憾。他为荷兰国家队出赛48场,共取得33个入球,于1984年宣布退役。退役后曾他担任教练并致力于青少年足球培养,做出了杰出贡献。

1973年8月22日,克鲁伊夫和巴塞罗那签约,在此之前13年里,巴萨与西甲冠军无缘,克鲁伊夫成了他们的救世主。1974年,克鲁伊夫加盟巴萨的第一个赛季,他就帮助巴萨捧起了联赛冠军奖杯。到1978年,4年间克鲁伊夫为巴萨夺取1次联赛冠军,1次国王杯。1978年5月27日,他第一次宣布退役。此后,克鲁伊夫曾复出到美国淘金3年,在宇宙队和贝肯鲍尔成为队友。1981年12月6日,他重新加盟阿贾克斯,不过由于和俱乐部主席不和,克鲁伊夫于1983年5月离开阿贾克斯,后令人吃惊的转投死敌费耶诺德队,并于1984年5月13日宣布永久挂靴。

退役之后,克鲁伊夫于1987年获得了A级教练证书,并于1988年5月开始执教巴萨。在克鲁伊夫执教巴萨的9年里,他留给了这家俱乐部无比辉煌的荣誉。除了4次联赛冠军(1991、92、93、94)和1次国王杯(1990),克鲁伊夫还率队于1991/92赛季夺取了欧洲冠军杯的冠军。1996年,克鲁伊夫被时任巴萨主席努涅斯解职,原因是他和这位曾赶走马拉多纳的当权者不和。

克鲁伊夫不朽的足球灵魂

约翰·克鲁伊夫曾这样描述自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可能会永垂不朽。”是的,当肺癌夺走了他68岁的生命,他带给足球的灵魂随之走向了永恒。

这个荷兰人带给世界的,不仅是赛场上的进球和胜利,不仅是诸如“克鲁伊夫转身”这样的天才杰作,还在于他改变了足球运动的轨迹,他成为全攻全守足球的代名词,他堪称历史上首位创造了自己战术体系的球星,将足球运动带入一个新的时代。正如英格兰足球名宿莱因克尔所说,将足球这项美丽的运动变得“更加美丽”,历史上没有人比克鲁伊夫做得更多。

场下的克鲁伊夫也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他棕色的长发、玩世不恭的发音、叼着香烟的形象,使他成为足球历史上第一位反潮流的偶像,这样的个性和生活方式也对整个足球运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他一生都坚持自己的足球理念,拒绝平庸和乏味。“没有获胜,质量再高的比赛也毫无意义,但没有质量的胜利更是无聊乏味的。”从这个意义上,你不难理解为什么2011年他毅然重返阿贾克斯担任顾问高层,希望在63岁的高龄奋力一搏,带领球队恢复昔日的光荣。

当金元足球永远改变了足球的格局,他打造的青训体系也已经难以抵挡资本的冲击,但克鲁伊夫仍然倔强地坚持自己的信仰:“你为什么不能击败一个更有钱的俱乐部?我从来没见过一袋子钱进球。”

从心理学上来讲,这样倔强的性格是因为他童年的不幸,他12岁时父亲就因病去世,克鲁伊夫后来说,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就是父亲没有看到他身穿阿贾克斯球衣在球场上踢球。没有一个人的人生是完美的,出生于普通家庭的克鲁伊夫在遭遇不幸的同时,也得到了上苍的青睐,拥有了惊艳世界的足球天赋。

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可能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足坛巨星,给予另外一位足球传奇人物这样多的赞誉。贝利、马拉多纳、博比·查尔顿、贝肯鲍尔、普拉蒂尼、梅西、贝克汉姆、莱因克尔、瓜迪奥拉、菲戈等等等等,凡是你能够想得到的足球明星,都为失去克鲁伊夫而感到痛心和惋惜。

足坛绅士查尔顿说:“他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球员之一,只有贝利、斯蒂法诺和马拉多纳能与他媲美。他踢球的风格改变了足球运动,直到今天依然影响深远。”

足球皇帝贝肯鲍尔说:“非常震惊。约翰·克鲁伊夫死了。他不仅是我的好朋友,还是我的好兄弟。”

1947年4月25日14时,克鲁伊夫出生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14号于是成为他在荷兰国家队、阿贾克斯和巴塞罗那长期使用的号码,14号也成为他的绰号之一。

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说:“约翰·克鲁伊夫是荷兰的偶像,他属于我们大家。”

小克鲁伊夫:梅西回归取决于他想要什么以及财政公平法案的限制

直播吧5月31日讯 巴黎圣日耳曼球星梅西基本确定将于赛季末离开,重返巴萨一直是阿根廷人的选择之一。对于梅西回归的话题,巴萨副主席尤斯特、任职到6月30日的体育总监小克鲁伊夫以及俱乐部主席拉波尔塔的顾问恩里克-马西普都发表看自己的看法。

在被问及梅西回归是否会有确切的消息时,尤斯特说道:“短时间里预计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小克鲁伊夫说道:“这取决于梅西想要什么,另外还有西甲方面在财政公平法案方面给俱乐部的限制。”

马西普说道:“我们还需要等等看,巴萨必须审视自己的财务状况,也取决于我们将要面对的处境。但是,我们一直都保持着乐观。他如何离开的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但是,财政共公平法案本身就很难令人理解,你必须看看一些数字并进行工作。”

“梅西是足坛历史最好的球员,人们已经幻想他的回归。如果他不回归的话,对于那些热爱俱乐部,希望他再次身披红蓝战袍的人而言将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我们无法谈论他回归的可能性有多大,阿莱马尼和小克鲁伊夫负责这件事。如果梅西想要回归的话,他能够回归吗?看起来是这样。”

荷兰足球巨星克鲁伊夫因癌症去世享年68岁

人民网3月24日电(胡雪蓉) 北京时间3月24日晚,荷兰足球传奇巨星克鲁伊夫因癌症病逝,享年68岁。

克鲁伊夫的家人在其官方网站发表声明称:“2016年3月24日,克鲁伊夫于巴塞罗那去世。他离世时面带安详,在家人和朋友的陪同下离开人间,结束了艰苦的疾病抗争史。我们非常悲伤,同时希望家庭隐私得到尊重。”

克鲁伊夫被认为是足坛最伟大的球星之一。在20世纪70年代,克鲁伊夫帮助阿贾克斯连续三年赢得了欧洲冠军杯(1971-1973),之后克鲁伊夫以创世界纪录的转会身价200万美元加盟巴萨,之后带领巴萨在1974年赢得了联赛冠军,这也是巴萨俱乐部时隔15年赢得西甲冠军。他也在1971年、1973年及1974年荣膺欧洲最佳球员。

国家队方面,克鲁伊夫于1966年9月7日上演荷兰处子秀,并攻进1球帮助球队2-2战平匈牙利。1974年,克鲁伊夫随荷兰获得世界杯亚军,个人被评为该届赛事最佳球员。1977年10月,克鲁伊夫退出国家队,共为荷兰队出场48次攻进33球。

教练时代的克鲁伊夫同样出色。他于1985-1988年执教阿贾克斯,率队赢得2座荷兰杯冠军和1座欧洲优胜者杯冠军。1988年,克鲁伊夫执教巴萨,引进了瓜迪奥拉,贝吉里斯坦,科曼,米歇尔-劳德鲁普,罗马里奥,哈吉和斯托伊奇科夫等球星,打造了梦之队,连续4年夺得西甲冠军,并于1989年夺得欧洲优胜者杯冠军,1992年夺得队史第一座欧冠冠军,于1996年离职。2010年3月26日,克鲁伊夫被巴萨任命为荣誉主席,但于2010年7月被时任主席罗塞尔剥夺这一职位。

2009年11月2日,克鲁伊夫执教加泰罗尼亚队,这是他13年来首份主帅工作。2011年,克鲁伊夫回到阿贾克斯,担任顾问高层,开始实施改善青训的计划。2012年2月,克鲁伊夫成为墨西哥球队瓜达拉哈拉芝华士的顾问,任期为9个月。

2015年10月,克鲁伊夫被诊断出患有肺癌。克鲁伊夫有长期的吸烟史,1991年进行手术后戒烟。

克鲁伊夫不幸去世

在与病魔长时间的较量之后,巴萨伟大的球员、主帅克鲁伊夫3月24日不幸去世。

1973年8月,被视为世界上最出色的球员之一的克鲁伊夫从阿贾克斯加盟巴塞罗那。巴萨很快就收到了回报,在效力巴萨的第一个赛季,荷兰魔术师就帮助巴萨赢得了联赛冠军,此后赢得了第二座、第三座金球奖。依靠聪明的踢球方式、精湛的技术和领袖能力,克鲁伊夫很快就成为了巴萨的标志。

1974年,在伯纳乌球场5比0大胜皇家马德里的比赛中,克鲁伊夫以杂技般的动作破门,与其他美妙的回忆一起,这一时刻将永远留在巴萨球迷的记忆之中。1978年,在赢得西班牙国王杯之后,克鲁伊夫离开了巴萨。

10年后,克鲁伊夫以主帅的身份再次回到了巴萨。他执教巴萨8个赛季,在此期间,巴萨度过了此前从未有过的成功时期。他完成了联赛四连冠,并且在1992年5月帮助俱乐部赢得了史上第一座欧洲冠军杯奖杯。他执教的巴萨被称为“梦之队”,一支以非凡战术闻名的球队。

1996年,克鲁伊夫离开了巴萨的教练席,并且在1999年被评选为欧洲最佳球员。克鲁伊夫积极参加加泰罗尼亚的活动,2006年9月,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向克鲁伊夫授予圣乔治十字架勋章,而克鲁伊夫还曾担任加泰罗尼亚联队主教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