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大毒枭:爱吃老干妈喜欢娶老婆

9 月 9, 2023 k8体育平台老网址

2015年,奥斯卡影帝、著名导演西恩·潘接到了一通电话,对方说自己想要拍一部传记电影,需要对方的帮忙,并且表示由自己本色出演。

来电的人叫华金·古兹曼,是本·拉登之后的又一个全球通缉犯,不久前刚从墨西哥设防最严密的监狱中逃脱。

说起来,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越狱了。只不过他的美好愿望还没来得及实现,就再次被抓了回去。

谈到毒枭,人们总觉得跟黑帮教父一样,喜怒不形于色。轻描淡写间,就指挥自己麾下的马仔抄掉对方的堂口。

但实际上,真正的毒枭也好,教父也罢,当他的真容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甚至会怀疑,这种人怎么上位的?

古兹曼其貌不扬,身为一个男人,还没有1米68,这为他赢得了一个“矮子”的绰号。

他于1954年出生在墨西哥毒品之乡巴迪拉瓜托。这里的农民以种毒品为生,古兹曼的父母也未能免俗,是种植毒品大军中的普通一员。

问题是,与金三角种植罂粟却仍旧贫困的普通百姓一样,古兹曼的家庭并不富裕。

雪上加霜的是,古兹曼的父亲是个酒蒙子,经常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对古兹曼的母亲拳脚相加。

年幼的古兹曼并未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在学业之余不得不经常到街上卖橘子,估计这期间没少受地头蛇的欺负。

但这反而让古兹曼名正言顺地离开了家乡,既可以去大城市闯荡一下,也可以离开这个温情不多的“港湾”。

加拉多本是当地一个警局高层,与雷洛想做面粉生意还要假手跛豪不同,加拉多干脆下海,亲自组建了名为“联合会”的贩毒集团。

社团内部,一众马仔都嘲笑古兹曼的身高,古兹曼的应对手段是每次火拼都冲在前面。

这种狠辣的作风,加上古兹曼的运气比较好,没有在帮派争斗中挂掉,很快就跻身高层。

如果说做马仔的古兹曼就是个楞种,那么当上社团干部后的古兹曼则表现出了善于动脑子的特点。

不到5年时间,他就编组了一个拥有数百架小飞机的航空队来为古兹曼运送可卡因。

他抢夺下墨西哥向美国贩毒的一条黄金通道——墨西卡利市越境通道,这让古兹曼的势力一跃跻身前排。

同年,大毒枭米格尔·安赫尔·加利亚多也被抓,他旗下的瓜达拉哈拉贩毒集团被分裂,后被组建为墨西哥最大的贩毒集团——锡那罗亚贩毒集团,而古兹曼就是该集团的头目。

当时的美国年轻人见面社交,不是来根华子,而是云淡风轻地卷起一根烟,吞云吐雾地畅谈“要,不要作战(Make love,not war)。”

“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很近”的墨西哥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自然成了美国毒品的“后花园”。

那就是,当古兹曼发现赚钱后,那必然扩大再生产。当美国人手一根烟的时候,那么必然会导致价格的下跌。

同样为了满足拍照需求,柯达胶卷的质量始终是世界第一,但当数码相机出现后,柯达胶卷很快就在全世界被淘汰。

当不再奇货可居,劲儿更大的可卡因开始在美国流行。可卡因的原料是古柯叶,要想得到古柯叶,自然需要种植古柯树。

一时间,更适合古柯树生长的哥伦比亚贩毒集团风头盖过了古兹曼这些墨西哥贩毒集团。

即便古兹曼真有碾压南美所有社团的实力,也不能采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对哥伦比亚的同行开战。

穷则思变,当古兹曼得知遥远的中国有一位叫刘招华的人,靠着刻苦钻研化学,在一年之内就制造了10多吨高纯度的,远销海外。

古兹曼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他派自己的马仔到了中国,寻访刘招华。他试图用高薪聘请刘招华本人,或者买下他的技术。

还有种说法是古兹曼见到了刘招华本人,但刘招华有着很强的专利意识,古兹曼并未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刘招华的妻子是湖南人,当古兹曼的马仔到湖南的时候,发现湖南人都爱吃辣,尤其是一款名叫“老干妈”的辣酱,更是餐桌必备。

古兹曼的马仔心想,既然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就带了几瓶老干妈给老大尝尝鲜。

古兹曼很快就被东方的神秘辣酱所征服,不禁感叹为什么让我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我以后吃不到怎么办啊。

于是乎毒品还没有山寨出来,他就先山寨了一款“老干妈”同款的辣椒酱。不过“老干妈”这个名字在当地不是很吃香,于是就起名为“教母”牌。

贩毒的同时涉足餐饮,是投资的多元化,毕竟社团最重要的还是要赚钱,如果卖辣酱能平衡一部分贩毒市场的缺额,何乐而不为。

很多餐饮的营销渠道,被古兹曼发展为贩毒的下线,个别时候,在辣酱中还掺杂着毒品。

另外,刘招华虽然没把方法告诉古兹曼,但古兹曼毕竟通过他的例子知道了,靠化学手段提炼高纯度毒品的可行性。

在组织人力苦苦钻研之后,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方法,成功提炼出了,最终走向了毒贩生涯的巅峰。

许是幼年的经历,让古兹曼对身份地位有着迷恋,个别时候,他会在普通人心中刷一把存在感。

当他在保镖的簇拥下进入一家餐厅后,会礼貌性收走所有顾客的手机。等他用餐结束,再还给顾客。

古兹曼在“每个海滩都有豪宅,在每个州都有农场”,其中位于墨西哥南部港口城市阿卡普尔科的别墅价值1000万美元。

在古兹曼的豪宅中,除了游泳池、网球场,还有私人动物园,饲养着“老虎、狮子、美洲豹、鹿”等各类动物,参观者甚至能乘坐小火车参观。

另外,古兹曼有几架私人飞机,除了供自己出行外,大部分时间是从美国运送现金,单次运送金额高达1000万美元。

他还购置了大量军火、雇用了大批杀手作保镖。出行时,古兹曼身边至少有“20到25名杀手”随行。

被派去执行任务的杀手会配备AK47、M-16步枪、手榴弹、防弹衣、装甲车,甚至催泪弹。

当然,古兹曼除了奢华的生活方式,就管理社团而言,是个合格的线辆汽车,包括雷鸟、捷豹、别克,作为礼物送给手下。

科罗内尔的父亲本就是古兹曼的得力助手,由于一些巧合,古兹曼在一个聚会上遇到了科罗内尔,并对其一见钟情。

在选美比赛开始那一天,古兹曼喊来了两百多位手下给科罗内尔捧场助威,还出钱买通了选美比赛的评委,将“选美皇后”的美誉稳稳地戴在了科罗内尔的头上。

没过多久,科罗内尔就在18岁生日的当天嫁给了大她31岁的古兹曼,后来为他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在科罗内尔之前,古兹曼已经离过三次婚了,且前三位妻子一共为其生下七个孩子。

如果说,不远万里来中国向刘招华求教,是“惜才若渴”;对手下豪掷名车是“挥金如土”。

前任老大加拉多的侄儿看着古兹曼风生水起而心生不满,他引诱了古斯曼合伙人帕尔玛的妻子,骗了700多万美元。

这还不算完,他们又将帕尔马的妻子残忍杀害,就连帕尔玛两个仅有几岁的孩子也没有放过,事后还将其妻的头颅砍下来送到了帕尔玛的家中。

1993年,出狱后的加拉多意图伏击古兹曼,却挑错了对象,导致7人无辜丧生。

这7人中,有一位天主教主教,墨西哥的人普遍信仰天主教,这导致国内许多人对古兹曼进行声讨,并且将压力给到了时任总统。

但古兹曼却将监狱过成了“安乐窝”,不仅不影响正常的作息,还在监狱不断发展犯人成为自己的部下。

2004年,逃亡中的古兹曼盯上了华雷斯城,而当时控制此地毒品交易的是当地地头蛇富恩特斯。

为了一举拿下此地,同年9月11日,古兹曼雇佣杀手直接杀死富恩特斯一家。这次事件也被称为贩毒界的“9.11”。

由此当地掀起了旷日持久的各贩毒势力之间的斗争,搅得当地民众无法过安稳的生活。

在这种情况下,墨西哥开展了禁毒行动,期间有6万多人死于双方的枪战中,此时的墨西哥可以说完全处在内战的状态。

2014年2月22日,在墨西哥海军陆战队和美国缉毒署联合行动下,在墨西哥海滨度假胜地马萨特兰一家旅馆中,古兹曼被成功逮捕。

有了古兹曼越狱的前车之鉴,这次墨西哥的安保措施可谓做到了极致,监狱不仅设防最高,还有24小时监控。

但古兹曼愣是逃了出来!他花了5000万美元,耗时一年在监狱的淋浴区挖了一个约10米深的方形通道,通道中不仅有通风管还有一辆摩托车。

逃出后的他估计觉得为自己的智商骄傲,这才有了和西恩·潘的对线日,古兹曼再次落网,而距离他上次出逃仅仅过去6个月。

这一次,美国和墨西哥算是怕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墨西哥决定立即将古兹曼引渡到美国,而在被关押前他都受到了严密的看管。

2019年7月,纽约判处古兹曼终身监禁并且不得假释,另外处罚126亿美元的罚金。

古兹曼将在监狱里度过余生,但这并不意味着犯罪团伙和贩毒团伙将被取缔或解散。整个拉美,依旧充斥着毒品泛滥的问题。而且,这还是在各国配合打击的力度并不小的前提下。

诚邀你们与我一起,从历史解读世界,感受有趣的灵魂。在书籍里收获比金子更宝贵的东西。

作为一名热爱且深知阅读重要性的人,我很高兴可以通过读书会,让大家更轻松地与书结缘。

届时,我们会举办主题沙龙、专场直播等活动,让读书成为一种习惯,用碎片化的时间积累,实现自我提升质的飞跃。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