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营救》:网飞2020年最得意之作从头打到尾的动作盛宴

7 月 26, 2023 k8体育平台老网址

在《复仇者联盟4》成功上映并引发全球轰动之后,功成名就的罗素兄弟决意暂时放弃继续执导类似大规模商业电影,而是潜下心来做一些中小型电影项目,这就有了今天摆在我们眼前的这部《惊天营救》。

相较于去年血亏的《鬼影特攻》,今年年初的《惊天营救》成功为NETFLIX扳回一局。

影片主演“锤哥”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日前接受采访时透露,网飞已经确定了《惊天营救》的续集开发。至此,进入“后复联4”时代的罗素兄弟,首次出击便宣告了胜利。

不少影迷在看过《惊天营救》的演职人员名单之后,可能会感到诧异,不是说电影出自罗素兄弟之手,怎么导演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前特技演员山姆哈格雷夫呢?

不错,罗素兄弟的确不是《惊天营救》的电影导演,但却是这部电影最大的幕后功臣,兄弟俩不仅担任了电影的编剧,而且是电影的联合制片人,同时也是导演山姆哈格雷夫的好友兼搭档。

在此之前的多年里,山姆哈格雷夫曾经作为特技演员出现在多部好莱坞大片之中,也曾在罗素兄弟的多部电影作品中担任武术指导。

如今摆在人们眼前,包括《美国队长2》,《复仇者联盟4》在内的多部漫威电影宇宙作品都离不开山姆哈格雷夫的幕后付出,山姆哈格雷夫甚至长期作为美国队长的专属动作特技替身在影片中亮相。

可以说,罗素兄弟之所以能够有今天这般巨大的成就,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源自山姆哈格雷夫。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卸下漫威电影宇宙重担的罗素兄弟会选择用《惊天营救》来还当初欠下的人情,帮助山姆哈格雷夫开启新的人生。

山姆哈格雷夫在此前的采访中曾经直言,成龙电影和老式港片曾经给少年时候的他带来深刻的印象,也是他后来之所以会选择电影院校,走上电影制作这条人生道路的重要原因。

只可惜,山姆哈格雷夫生不逢时,到21世纪的今天,银幕上的动作巨星已经寥寥无几,相比大秀肌肉的铁血硬汉,人们更喜爱的看到的是天马行空的超级英雄拯救世界。

所以,即便和罗素兄弟关系不一般,也认识了许多好莱坞一线明星,哈格雷夫依旧没能从老东家迪士尼那里取得丝毫经济上的支持。

最终,还是“网飞”NETFLIX站出来为《惊天营救》这样一部极具血腥和暴力的限制级老式动作电影提供了制作资金和播放平台。

时过境迁,如今的好莱坞各大电影公司一方面为了迎合大众和市场不断推出爆米花商业大片,另一方面为了获奖和名声不断拍摄所谓的颁奖季电影,对于制作譬如《第一滴血》那样既不符合家庭观影,同时又不能够获奖的R级动作电影早就已经失去了兴趣。

这就形成了一个市场空缺,不能全家观看并不代表电影就没有观众,对于许多看着八九十年代好莱坞老式动作电影长大的资深影迷而言,孤胆英雄深入险境,最终大获而归的老套剧情虽然在电影开始就能够知道故事结局,但却依旧能够瞬间激发肾上腺素,引爆燃点。

由基努里维斯担任主角的《疾速追杀》系列所取得的巨大商业成功,便有力地证明了传统动作电影依旧没有衰落,只要电影拍的好,依旧能够吸引到大批的观众。

“资深动作电影迷”山姆哈格雷夫在他的首部电影作品中,展现出了刺激的动作场景设计和惊人的画面驾驭能力。

《惊天营救》不仅拥有和《美国队长2》一样干净利落的打斗场面,和《疾速追杀》一样迅捷致命的射击效果,同时亦拥有一镜到底的动作戏份和直观震撼的第一视角。

从表现山姆哈格雷夫身上,我们可以发现,一个优秀的动作电影制作者,首先需要是一个资深的动作电影爱好者,只有真正喜欢这件事情的人,才能将这件事情做到最好。

许多老式港片,甚至于今天的许多国产电视剧中的动作戏份依旧在大量依靠快节奏、碎片化剪辑,这样做的好处是极大降低了拍摄和表演的难度,但同时也降低了观众对观影的热情与兴趣,难以真实全面的表现剧情中的动作场景。

所以,如今好莱坞的许多电影人逐渐开启了对镜头语言不同方向的探索,比如段落镜头和长镜头的大量运用。

随着拍摄技术的不断完善和成熟,这类保留了叙事完整性,没有单纯为了降低拍摄难度和达到场景效果而滥用蒙太奇和剪辑的镜头运用使得镜头语言对电影成功所起到作用越来越突出。

最直接的例子莫过于,去年颁奖季大热的那部《1917》,全片几乎完全实现了一镜到底的震撼效果,使电影与其说是经过精心编排的演绎,倒不如说是真实战场的还原记录。

回到《惊天营救》,最让人大呼过瘾的莫过于电影中那段运用长镜头、一镜到底的追逐戏份以及后面决战的动作戏份。

根据罗素兄弟创作的动作漫画改编而来的《惊天营救》剧情简单粗暴,故事从一开始就充满了腥风血雨,而结局也几乎能够猜出个大概。

因此,在这部处女作中,导演山姆哈格雷夫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在有限的剧情发挥空间里,通过镜头运用和场景设计等手段不断去吸引观众眼球,并竭力保持电影的正常叙事节奏。

先说影片中最令人惊喜的十分多钟一镜到底的追车戏份中,在开场没多久,成功拯救人质,却面临追杀的锤哥干净利落地来了场“生死时速”,镜头一开始停留在车外,用后俯视视角给观众带来极强的赛车游戏体验感。

之后迅速切换至车内,摇晃模糊间又迅速移到车外,迅疾的镜头切换和场面调度在带来极强的现场体验感同时,也使观众来不及进行过多思考,十分多钟的动作戏份完全被导演带着节奏进入一个又一个亢奋点。

除了一镜到底的追车戏份,最后决战使用大量长镜头展现的单兵突围也令人印象深刻,能够迅速让许多观众回忆起当年打过的单兵射击游戏。

整部电影的投资并不算高昂,但是镜头语言和背景氛围的巧妙运用却使得整部电影的故事剧情虽然有些薄弱,甚至狗血,但是依旧极具真实质感。

在《疾速追杀》中,基努里维斯为了真实再现影片中的近距离格斗场景和精准凌厉的枪法而经历了长达半年多的专业训练。

而从电影所呈现出来的最终效果来看,“锤哥”克里斯·海姆斯沃斯也是下了一番苦功夫,近距离格斗、匕首对决、精准射击以及高难度跳水这些场景的呈现使整部电影有向《疾速追杀》看齐的趋势,虽然《惊天营救》的剧情相比《疾速追杀》而言,更加老套和薄弱。

然而《惊天营救》中的锤哥不惜一切解救人质的缘由却显得有些牵强,仅仅只是由于自己过去的悲痛回忆以及一丝善良,就想要将毒枭的儿子不顾一切地从危险之中拯救出来?

回头细想,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直接联系,更何况锤哥所扮演的角色在故事的一开始就是一个成就颇多、心狠手辣的雇佣兵。

相比当年有着类似剧情的《玩命快递》,《惊天营救》对主角和人质之间的情感戏份显然没有用心构建。

同时,电影中“锤哥”和毒枭保镖之间的“爱恨情仇”更是让观众看的有些稀里糊涂、一头雾水。

凭什么一个从一开始就把锤哥队友全部歼杀的狠角色能够突然莫名其妙转变成为锤哥队员,即便是为了救毒枭儿子,也缺少相应的铺垫和转折。

不仅能够让锤哥和毒枭儿子之间的情感转变变得更为自然和流畅,同时也让人物角色变得更加立体多面。

总体而言,在受新冠疫情严重影响的2020年,由网飞出品,罗素兄弟担任制片人,山姆哈格雷夫执导的《惊天营救》堪称一部充满惊喜的动作电影,虽然存在剧情薄弱和人物塑造模版化等诸多弊病,但是出色的动作戏份和场景设计依旧使得这部电影受到无数动作电影迷的追捧和喜爱。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